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130,752
  • 关注人气:736,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项

分类: 2018年
       自打我有记忆,上厕所就是抽水马桶,所以自幼养成了坐马桶苦读书的陋习。很奇怪,小时候坐马桶多长时间也不腿麻,现在有时坐长了,起身需要定会儿神,有时还要扶墙等会儿。想想腿麻也算是一种人生体验。
 
       自幼坐便,长大后蹲便要过两关。第一关是心理关,第二关是生理关。我十八岁那年下乡正赶上冬季,北风呼号,冰天雪地,但上厕所要去旱厕。所谓旱厕就是露天厕所。农村过去的旱厕一般都脏,气味很大,大到令人窒息。但没有办法,我们必须适应农村的生活。当时给知青的口号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但旱厕里确实没什么可以作为的。对我来说,脱裤子脱到哪里都是问题:只脱下一点儿,将将到胯部,总觉得会拉裤子里;往下脱下多了,裤子会掉在地上,地上极脏,万一沾上什么秽物,那这几天肯定不愉快。因此我去厕所时就带把铁锹,先铲土垫垫,找块相对干净的地方,但是心里还是不放心,曾一度试图将裤子全脱下抱在怀里出恭,因为实在怕别人看见笑话,才放弃了这念头。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门帘的历史已不可考,推测战国时期就应该有使用,否则运筹帷幄一词会孤立存在。门帘最初一定是竹制的,所以古字写簾。由竹簾改为巾帘是后来的事了。古人分得清楚,在旁曰帷,在上曰幕,透气曰簾(帘)。

       中国门帘与日本门帘不同,中国门帘一般为一块整布,而日本门帘则分为左右两块,俗称裤衩帘子。还真别笑话日本门帘,人家那是唐式,早年从中国学去的。而我们这种门帘呢,到了宋代多挪作他用,当了酒家店铺的幌子,用以招徕客人。

       我小时候住房普遍拥挤,所以家家户户必备门帘。家人之间、邻里之间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心理界线,为的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门帘一般采用半截状,易用易洗易换,反正好处多多,讲究的还在门帘上绣活,莲池鸳鸯,岁寒三友什么的。我记得我家门帘上绣的是毛主席手书“学习”,繁体字,龙飞凤舞。

       后来有一阵子住筒子楼。筒子楼就是走廊两侧或一侧都是单间房,从走廊路过时,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现在排队的机会往往是接受检查,比如去机场安检过关,去博物馆看个展览什么的,还有看病。过去排队基本上都是为买东西,尤其紧俏货,排队几个小时乃至半天一天的,是家常便饭。

      排队时间长了有两种现象即会出现,一是加塞一是占地。占地往往是用东西,过去最常见的就是马扎或小凳子。人不知去哪儿了,小凳子顶替默默地排队。那时的人老实,也没有人把你的小凳子扔了,队伍一旦挪动,还有好心人帮你随队移动。等快到时这人一准会出现,比闹钟还准。

       儿子上幼儿园时,他妈想让他学门音乐,三十多年前流行手风琴。我们家两站地有个乐器店,当时远近闻名。但手风琴是紧俏货轻易买不到,平时没货;一旦有货商店会提前张榜通知,一般会提前个几天。但提前几天就把人快折腾死了。有有毅力的,至少提前三天搬个凳子坐在商店前,全家人轮流吃饭睡觉,就是为了开门买第一票。      

       随着时间临近,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我对缝纫机最深的印象是它发出的嘎嘎的声音,尤其母亲蹬踩时,声音时急时缓;机头上的线轴在机针上下运动中不停地转动,丝线如流水般地泻入衣服之中,两片衣服迅速缝合成一片,看着神奇过瘾。
 
      缝纫机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才陆续进入大众家庭的,在此之前是富裕人家的标配。到了我结婚那会儿,“三转一响”其中的一转就是缝纫机,其他两转是手表和自行车。“三转”中手表与自行车都是费钱的,唯独缝纫机是省钱的,补个补丁省钱,做身衣裤更省钱,所以会过日子的就会使用缝纫机。
 
      缝纫机看着简单,脚一蹬机器就转,可穿上线以后只能正转,不能反转;若不小心反转了,穿入的丝线立马会断,断开声音虽小但很清脆。缝纫机的操作必须学习:启动时先用右手顺势下拉一下,借势用脚给力踩踏,然后缝纫机就欢快地转动起来。中途如果停下,再次启动时仍需重复上述动作。据说使用熟练的人可以不用手启动,直接用脚给力,缝纫机就可以正常转动。
 
      我试着蹬过缝纫机,不上线空转可以,上线后几乎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我少年时期有一个全国性的口号“备战备荒为人民”弄得哪儿都是,标语,报纸,新闻,广播,总之每天就是在一个紧张气氛下生活。那时人小,也不知害怕,也不知慌张,直到1969年去了黑龙江,才感到“备战”真不是闹着玩的。
 
      那年春节一过,中苏就在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上开了战。据新闻说,我军把苏军打得屁滚尿流,还缴获了一辆大坦克。庆祝胜利的大会上除了群情激昂外,还宣布要真的“备战”,挖地道,防止可能到来的核战争。于是春暖花开时节,我们和大人一起开挖地道。
 
       这事今天想着辛苦,可当时感觉很好玩。原因是电影《地道战》看多了,似乎挖好后可以钻入地下,拿一杆大枪,一枪消灭一个敌人。在东北挖地道还是很幸福的,因为土好,又软又粘,非常好挖。挖地道先是打竖井,挖到一定深度再横向挖。我印象中竖井就挖个四五米深,然后就横向掘进。横向挖时洞的高度比人略高些,挖个两三米就需要用木棍打支撑,像煤矿的巷道一样。打支撑算是技术活儿,基本由大人做,我们半大小子只负责干挖。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这里说的蜡纸不是包装纸,而是一种过去专门用来刻字印刷的特殊纸。这种纸拿在手中涩涩油油、半软不硬的,上面印有暗格,让你在刻字时可以横平竖直地有个参照。
 
       今天想印几份文件输入电脑指令,打印机就会打印几份。过去可没有这么方便,两三份文件可以用复写纸抄写,如果五份以上,就必须刻蜡纸油印了。蜡纸放在一个硬纸盒里,取出垫上专用钢板,用专用的“钢笔”一笔一划地半写半刻字。我刻过蜡纸,轻重都不行,轻了刻不透蜡印不清楚;重了蜡纸会被刻破,蜡纸破了就不能印刷,前功尽弃。所以刻蜡纸是个细心活儿,还考验耐心。
 
       刻蜡纸就怕错,错一小笔还可以融蜡修改,错多了就必须重写。蜡纸刻笔还写不了连笔字,基本上都要写正楷。我特羡慕打字室的秘书们,人人刻得一笔好字,规规矩矩,尤其印刷出来时特美,内容有时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不知何时,蜡纸渐渐退出了办公行列。现在让谁刻蜡纸油印文件成了天方夜谭。蜡纸的历史应不长,但此蜡纸非彼蜡纸:苏东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四脚蛇是蜥蜴的一种,但它生活在草地里,俗名草上飞。据说这东西长得像蛇,但又多出脚,外号叫“蛇舅母”。想想也真有意思,四脚蛇与蛇沾亲带故。
 
       幼时爱去草地里捉蚂蚱,有时也去残垣断壁里逮蟋蟀,草地砖堆里常常冷不丁地现身一只四脚蛇,其速度如飞,几下就没了身影。每次它出现时,我都被下一跳,可时间长了,也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可怕,遂想捉住一只再仔细观察。
 
       城市边缘草丛里的四脚蛇体型不大,一般十几公分长,我见过最大的也就一拃长。一拃长的四脚蛇比较瘆人,因为它的鼻子眼睛都让人看得清楚,小眼睛露着贼光,滴溜溜地转,一副谁都不相信的样子。如果你试图抓住它,最可能的结局是它断尾求生,甩下一段小尾巴在地上跳动,它却逃之夭夭了。据说这截还能动换的小尾巴是它法宝,用来吸引捕猎者的注意力,以达到自我求生的目的。
 
       我自幼时对蜥蜴断尾充满了好奇:蜥蜴究竟有什么绝招能让自己断尾。人的自裁都要借助工具,剖腹也不能切下一段。可蜥蜴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在打字都用电脑的今天,中文打字机远离我们不过一代人的时间。至少在我开始工作的年月里,几乎每一个像样的单位都有一个部门叫打字室,打字员一般都是心灵手巧长相可人的女性。
 
        中文打字机与英文打字机有本质的不同:英文打字机就一本大书的尺寸,二十六个字母键外加倒车键,熟练使用者打起来声音犹如机枪扫射。记得有部外国电影招秘书就有考打字速度的情节。今天电脑键盘排列顺序就是按老式的英文打字机排列的,沿用旧制。
 
        中文打字机外型可就笨多了,首先体量大,主机占半张桌子,字盘又好几摞。你想啊,常用字四千多,不常用还有几千,七八千个铅字各自独立存在,每个都占相同的空间,用不用都呆着备用。与英文打字机相比,中文打字机傻大黑粗,不招人待见。这种打字机使用的关键是背字盘,每个字在哪个位置必需烂熟于心,打字机的衔字手柄在字盘上游走,找到所用之字立刻摁下,叼起那个字划出一道优美的空中曲线,然后落在纸上,咔嚓一声。整个过程完全可以看成一部机器在工地施工,煞为好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壁虎俗称歇了虎子,这可能是北京地区或华北地区的称谓,科学上算是蜥蜴的一种。可我从小认为墙上趴着的壁虎与草地里出没的四脚蛇根本是两类东西。壁虎一到夏天,城市的老墙上随处可见,尤其傍晚时分,这些看着不雅的爬虫就慢慢布满墙上,等待送上口来的美食。
 
       小时候观看壁虎捕食是纳凉时的重要节目,搬了凳子坐在空场,仰头观望。一般路灯旁边的老房山墙上壁虎最多,多的时候一面墙上趴着十余只乃至几十只壁虎,基本上静止状态,一旦移动也是手脚麻利地并用,闪电般地动一下,然后又静止伺机。
 
       我观察捕食壁虎有时候觉得是与其比耐心。壁虎的耐心超常,很多时候纹丝不动,一直到你盯得眼睛累了,一眨眼的工夫它不仅换了姿势还换了地方。壁虎为了生计,练就绝杀技艺时还练就了耐心。这是人所不具备的,人如果有个绝杀技艺,一般都没了耐心。
 
       壁虎最让我童年不解的是,它居然能在光滑的玻璃上行走。夏天在家里有时发现窗户玻璃上趴着一只壁虎,肚皮白白的,四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我第一次见到九连环时,这东西把我气着了。别说全解开它,连看都看不懂这个劳什子。后来读《红楼梦》看见林黛玉也玩九连环,想必这东西有吸引人之处。
 
        九连环都是粗铁丝编的,高级点儿的中间有一块铁板,还有带鈴的。拿在手中无所事事时,可以晃动着出响,发出的声音可以打发寂寞。这东西到底什么时候发明的,众说不一。最流行的说法是诸葛亮发明的,显然当军师就是好,尤其打了胜仗的军师,好事都摊在头上。近两千年来,凡是有计谋的东西多以诸葛亮命名,比如诸葛锁,诸葛婉,诸葛鼓等等。
 
        九连环的解锁方式复杂,大部分人望而生畏,据说彻底解开九连环需要正确走上二百五十六步,错了就解不开。这对于缺乏耐心的人实在要求太高,所以我都不记得小时候解九连环能解到第几步。对于喜欢文学的我,看这科学的“劳什子”实在怕耽误工夫。
 
        后来听到一个说法,说九连环是明朝人发明的,明以前的记载都不靠谱,最靠谱的是明代中期的杨升庵,杨升庵就是写“青山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