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闲聊宋朝》(35)如日中天之书中自有颜如玉出自哪位皇帝之口

(2018-10-12 06:53:50)
标签:

历史

分类: 《闲聊宋朝》

前面说过13岁的小皇帝,在老爹出殡时,否决了大臣关于沿途拆房的建议。这一年的6月份,河南府报告说真宗永定陵一共占用民田十八顷,占地赔偿数目为七十万钱。小皇帝赵祯说:“为先帝建陵墓,给老百姓赔偿田产,怎么能按常规的赔偿条例实施?”下诏增加到一百万钱。这个小孩处处体现仁厚,就看将来他将这个国家带向何方。

8月份,真宗朝的老毛病又有所抬头,天安殿长了几棵草,赵祯便组织宰相们去参观,之后宰相们开始上表祝贺出现祥瑞。

监察御史鞠詠站出来说:“陛下刚刚即位,黄河决口还没堵上,一些地方出现了洪灾,陛下该做的是考虑怎么回应上天的警告。希望陛下任用贤良之士,罢免奸邪小人,加强军队建设,鼓励农耕,将国库充盈作为真正的祥瑞,而不该去关注几棵破草。”

在关键的政策导向上,总有耿直的谏臣站出来,就要看统治都能否把握住。鞠詠不光阻止“造神”活动的死灰复燃,在佞臣的使用上全力提出自己的意见。

钱惟演被贬官后,一直想着再次进入宰相班子,毕竟太后是亲戚,入京朝觐时已经开始活动。鞠詠知道后上书说:“钱惟演就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他与丁谓结成亲家,得以进入重要岗位,丁谓倒台后,他又落井下石,这样的人如果再重用,老百姓会对朝廷失去信心。”

刘娥也算是个通大理的人,直接把鞠詠的奏章转给钱惟演,但钱惟演还是不想放弃。鞠詠最后发话:“假如朝廷任命钱惟演为宰相,我将当着皇上的面撕毁任命他的诏书进行抗议。” 钱惟演知道这个消息后,彻底放弃了再次入相的念头。

丁谓倒台后,冯拯成了首相,但时间不长,这个懂得急流勇退的人五次以身体原因提出辞去宰相职务。冯拯也算是一代名相,但这个人具有双重性格。他跟寇准的性格刚好相反,寇准很是看不起冯拯,两个人也就搞不到一块,寇准第一次罢相,就是当时只有七品级别的虞部员外郎冯拯参倒的,所以这两个人算是死对头。

这两个人在性格区别上,寇准扯过太宗的袖子,曾强迫真宗亲征。而冯拯遇事就躲,真宗时虽然看不惯“造神”活动,但不提反对意见,三次辞职去地方工作,眼不见为净。在生活方面,两个人都很奢侈,但寇准明着干,冯拯却藏得很深,属于“骑自行车”上班那种,皇帝都被蒙蔽了。

冯拯家里有专门的简陋接待室,太监传旨时安排在那里,他本人衣着破旧,太后曾下令赐给冯拯衣物器具。他的家谁也不准进入,“五鬼”之一的林特想依附他,在门口等了一天也不准进,只好让人传话有要事汇报,冯拯让他去中书少等着,说公事就在办公室说。

冯拯的名节主要体现在与丁谓的斗争上,他坚持了原则,联合王曾扳倒了丁谓。冯拯晚年也时常追悔不该与寇准结怨。他连续提出辞职后,身体果真出了问题,朝廷同意了他的请求,让他去河南府工作,可是病情加重,已无法前往,98日去世,享年66岁,朝廷给予“文懿”的谥号

就在冯拯去世的前一天,寇准在雷州去世,享年63岁。寇准的一生,前面给了太多笔墨,就没有必要专门总结。本来朝廷于912日发出了任命寇准为衡州司马的诏书,调他到内地,可由于交通的问题,朝廷并不知道他于7日已去世。

寇准死后,并没有得到好的待遇。他老婆宋夫人请求把寇准的灵柩归葬西京洛阳,朝廷批准了,可是朝廷拨付的运输费,勉强将他的遗体运到巩县,只好就地寄埋。可见其生前还是得罪人太多,运费都能算这么准。

直到10年后,赵祯为其平反,恢复了之前的一切封号,并赠中书令,给谥号为“忠愍”。但对一个官员的得失,老百姓心中有一杆称,寇准的遗体往回运时,老百姓自发在道路两旁祭拜,折竹枝插在地上挂着纸钱焚烧,一个月后,插在地上的竹枝竟然长出了竹叶,于是老百姓在这个地方建立了祭庙,取名为“竹林寇公祠”。

之前在冯拯病后,刘娥一直想起用王钦若。王钦若这个人不管有多坏,他的特点是对一把手绝对忠诚,也很听话。当时王钦若知江宁府,现在的南京。小皇帝赵祯每天要学习写字,在练书法的时候,王钦若的奏章到,赵祯听后无意间写下“王钦若”三个大字,太后看到后,让人剪下来赐王钦若,并口谕王钦若回京。

王钦若回京后,宰相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冯拯罢相后,王钦若被任命为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成为首相,刘娥主政下新的宰相班子成立了。    

虽然在刘娥的干预下,王钦若成为第一宰相,但班子其他成员不怎么支持他的工作,经常受到其他宰执大臣的反驳。曾经大权独揽王钦若,再次进入中书省面对这个待遇有点忍受不了,对班子成员说:“王子明当宰相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

鲁宗道说:“你比得了王文正公吗?如果你跟他一样,我照样尊重你。”这个“鲁直”,明目张胆欺负班长。

王钦若再次任首相,班子成员不待见,其他朝臣也有想法,鞠詠更看不惯王钦若的谄媚奸邪,一直在收集王钦若工作失误的证据。王钦若对此也很烦躁,也在等机会给鞠詠颜色看。

刚好朝廷搞一个武官朝会仪式,鞠詠负责礼仪工作,武官卫队指挥官安崇俊失仪,估计跟阅兵走正步出差错类似。对于这个事,鞠詠认为对于一个在边境有战功的武将来说,这个过失可以原谅,但王钦若把这个事揪住不放,认为鞠詠藐视朝廷礼仪,将鞠詠贬为同判信州。正直的谏臣虽然走了,但王钦若已是失道寡助。

天圣二年3月,新皇帝命令开科取士。大宋建国后,赵匡胤、赵炅兄弟俩人嗜书如命,在全国范围内倡导和营造了读书之风。赵匡胤讲“宰相须用读书人”,赵炅提出“开卷有益”,到了赵恒时,他为了鼓励人们读书,还写了首《励学篇》,其中几句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前三朝都倡导读书,还特别重视科举,通过几十年的熏陶,全民学习之风形成,文化大爆发的时代即将到来。如果说宋初的王禹偁在文学方面算是正常过渡的话,杨亿、晏殊等人算是崭露头角,但很快就会有一大批文化界的大牛人开始出场。

这一科的主考官是御史中丞刘筠,这次进士科赐进士及第154人,状元是宋郊,赐同进士出身46人。九经、明经等诸科及第196人,同出身81人。这一科,按照成绩排名,第一名没记载是谁,第三名是宋祁,非常有名的文化人,宋祁是宋郊的弟弟,宋郊的真实成绩排在宋祁后面。

一门两进士,了不起的事,太后很高兴,但太后觉得弟弟怎么能排在哥哥的前面,为了她心目中的伦理,干脆点宋郊为状元,将宋祁改为第十名。俩兄弟一下显赫一时,被称为“二宋”,习惯上叫大宋和小宋。

还有一个叶清臣,其它方面一般,但论文写得非常好,主考官刘筠感到很惊奇,破格提到第二名,成为榜眼。而从这以后,只要论文写得好,就有可能把名次靠前排。

其实这一科的录取也没有太多的亮点,但有一个人却落榜了。他在宋史上连个名都没留,生年都不详。但这里必须得提一下,他就是柳三变。

早在15年前的真宗朝大中祥符二年他就参加了科考。当时参加科考前就以诗文闻名于世,论才学,如假包换,论自负,信心爆棚。去之前就说:“咫尺天颜,定然魁甲登高弟。”中个进士还不是闹着玩。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天性风流,才性高妙的柳三变,被自己没放在眼里的科举打了脸。失落之余,发发牢骚,填了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一个清明的时代,居然把咱这样的大才子放弃了,既然不能风云际会,一展抱负,那还苛求什么?一个才子词人,幸亏还有烟花巷陌中的美人相伴,什么功名,都是浮云,还不如浅斟低唱来的痛快。

柳三变的玩笑开得有点大,会有什么后果?(未完待续。因每期更新不是按事件,而是满3000字一更,往往一章出现多个情节,标题只能侧重重点内容,造成有点文不对题的的感觉,望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