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中贾家的衰落喻示了明朝的“末世”景象

(2019-01-10 10:10:46)
标签:

贾母

王熙凤

探春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 闲石

《红楼梦》中贾家的衰落喻示了明朝的“末世”景象

《红楼梦》第七十一回,从贾母八旬大寿的喜庆下笔,剧情急转直下。先写大寿如繁花之盛,如:

堂屋内设下大桌案,铺了红毡,将凡所有精细之物都摆上,请贾母过目。贾母先一二日还高兴过来瞧瞧,后来烦了,也不过目,只说:“叫凤丫头收了,改日闷了再瞧。”

贾母此时太风光,硬是让人感觉奢侈,这些礼品看都看不过来。殊不知从后文来看,贾琏夫妇正在拉拢鸳鸯打算偷偷卖或者当贾母的私藏品;凤姐甚至当自己的嫁妆来支撑这种表面的风光。上面进,下面出,贾府财政亏空、根基动摇。说到底,贾母本身是有责任的,正如崇祯皇帝对于财政危机也是负有责任一样。

从万历的中晚期开始,明廷烦恼事成堆,内战、外战不断,国家不断加派赋税,如有名的三饷(辽饷、剿饷、练饷)。但是无论危机深重到什么程度,哪怕刀直接架在自己脖子上,从皇帝到王公都不愿意翻出自己的箱底钱。如此临死不屈,事后看起来都是愚蠢得可笑。

甲申年三月,李自成兵临北京城下,崇祯感到危在旦夕,临时唤来三十三个官员问计“如何生财?”、“如何足用?”之类的问题,其中有人回答说“现在充实国库靠加派、靠捐助都不行了。这样的事情怎能一而再、再而三呢?皇上远虑,宜搜集大内所藏的帑币,全部拿出来供外用。”崇祯虽然表面上点头称是,但到头来还是没拿出一文钱。成千万的银子最后是给了李自成还是给了多尔衮,现在这笔账没人能知晓了。如果当时拿出一点钱来在城内招募义勇军,恐怕结局都不是这样子。

《红楼梦》中贾家的衰落喻示了明朝的“末世”景象
(李自成)

第二十二回凤姐取笑贾母私藏的金银“压塌了箱子底”,但要她自己掏钱时却十分小气,给薛宝钗过生日,“巴巴的找出这霉烂的二十两银子来作东道”,大头让凤姐拿公款填补。第五十回通过凤姐说贾母为了避尼姑庵的香火债跑到惜春的房里藏起来,这尽管是开玩笑的口吻,这也可以看出贾母平常的金钱观。所以说,贾母的吝啬与崇祯及其他王公贵族非常相似。

冷子兴说贾府内囊已空,欲知空到什么程度,请看第五十三回:

贾蓉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凤姑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出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

第七十二回也是贾琏唆使鸳鸯去贾母那里偷东西。贾琏可是贾老太的亲孙子,想必不是万不得已也不会出此下下策。这里只是衬托贾家外强中干、山穷水尽、捉襟见肘,内囊真的空了,空得让人心里发慌。

旺儿媳妇求贾琏、凤姐夫妇,倚霸求亲的情节主要还是写贾府的经济问题,体现在三大问题:收支不平衡、有内盗、外面有太监的敲诈勒索。凤姐碍于贾母的面子,多次偷偷变卖或典当嫁妆。书中描述:

凤姐冷笑道:“我也是一场痴心白使了。我真个的还等钱作什么,不过为的是日用出的多,进的少。这屋里有的没的,我和你姑爷一月的月钱,再连上四个丫头的月钱,通共一二十两银子,还不够三五天的使用呢。若不是我千凑万挪的,早不知道到什么破窑里去了。如今倒落了一个放帐破落户的名儿。既这样,我就收了回来。我比谁不会花钱,咱们以后就坐着花,到多早晚是多早晚。这不是样儿:前儿老太太生日,太太急了两个月,想不出法儿来,还是我提了一句,后楼上现有些没要紧的大铜锡家伙四五箱子,拿去弄了三百银子,才把太太遮羞礼儿搪过去了。我是你们知道的,那一个金自鸣钟卖了五百六十两银子。没有半个月,大事小事倒有十来件,白填在里头。今儿外头也短住了,不知是谁的主意,搜寻上老太太了。明儿再过一年,各人搜寻到头面衣服,可就好了!”

凤姐对着旺儿媳妇大倒苦水,揭示了贾府入不敷出、寅吃卯粮的窘境,财政上走下坡路,整个门第垮台是迟早的事情。

《红楼梦》中贾家的衰落喻示了明朝的“末世”景象
(王熙凤)

贾府本来前有祖宗基业,后有儿孙满堂,上有贵妃在朝撑腰,旁有贵戚抱团共济。这样的基业,这样的时运,这样的福分,都没有衰败的道理。但是贾家是从根烂起的,别人只看到高大的树干与繁茂的枝叶,不知道这树根正在发生的变化。至少作者认为贾府败亡的关键是府中的下人。作为一家之长的贾母可能是浑然不觉,但是当家的贾琏、凤姐夫妇再清楚不过。

一边是财务的亏空,另一边又是人口的增长。第七十二回林之孝向贾琏谏道:

“人口太重了。不如拣个空日回明老太太老爷,把这些出过力的老家人用不着的,开恩放几家出去。一则他们各有营运,二则家里一年也省些口粮月钱。再者里头的姑娘也太多。俗语说:‘一时比不得一时。’如今说不得先时的例了,少不得大家委屈些,该使八个的使六个,该使四个的便使两个。若各房算起来,一年也可以省得许多月米月钱。况且里头的女孩子们一半都太大了,也该配人的配人。成了房,岂不又孳生出人来。”

这里林之孝之口讲的贾府的人口问题其实是影射明末的人口问题,明末人口膨胀、生齿日繁,日益成为社会问题。

明中叶的有识之士何瑭曾有一篇写给皇帝的《民财空虚之弊议》,就曾指出“生齿蕃多”是当时的社会矛盾根源之一,明朝大概从成化年间开始人口急剧膨胀,到万历年间达到顶峰,多数专家认可当时的人口在一亿六千万以上。

另外就是皇家人口的急剧膨胀。据张宏杰《明朝的七张面孔》一书介绍,朱元璋规定,皇族不必从事任何职业,每生育一人,增加一份利禄。造成朱家子孙展开生育竞赛,拼命招纳妻妾,甚至强抢民女。从明代中期开始,各地的长官惊慌地发现,他们本地的财政收入,已经不够供养居住在本地的皇族。

第二回冷子兴论贾府之现状说得更全面:

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天下承平日久,到了明朝末年,上至王公,下至庶民,无不想尽千方百计追求如何享乐,如何追求新样的生活格调。尤其是中上层的文人士大夫们,想尽千方百计搜刮钱财,偷税漏税、贪赃枉法、剥削欺诈无所不为。他们得来钱财当然就追求自己的生活境界,筑园、宴乐、旅游、礼佛学道、赌博狎妓……利弊本身不在这里,问题是赚钱要消耗心智,花钱更要消耗精力,他们已失去能力为社会、国家的运筹谋画大局了,一临祸乱,手足无措。

第二十二回贾宝玉读《庄子》有所感悟,“山木自寇,源泉自盗”也出自《庄子》,原文是“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孟子》亦云:“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无论贾家还是其所隐喻的明朝,都是肇祸于内乱,瓦解于自戕,而亡于流“寇”强“盗”。甲戌本在第一回“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有侧批“柳湘莲一干人”,就是预示柳湘莲后来当了流寇强盗。

我注意到,“膏火自煎”是吴伟业喜欢用的典故,如《秋胡行》有“芝兰自焚,膏火自煎”;《郁静岩六十序》有“服食疑丹砂多误,读书嗟膏火空煎”等等。

《红楼梦》中贾家的衰落喻示了明朝的“末世”景象
(探春)

第七十四回,当探春面临抄检大观园时感慨万分,以致流泪:

探春道:“……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

这话就说得更明白了,不得不让我们联想到明朝的灭亡。不是说是好端端的盛世吗?怎么顷刻就成了末世了呢?原来主要原因是国家内部政府军与农民军自杀自灭,也没有处理好民族矛盾,朝野还党争不断,才被清军趁虚而入。即便到了南明的弘光朝,民族之间的矛盾已经上升到了主要矛盾,清军虎视眈眈要占领南京,而南明内部党争依然激烈,阮大铖等人排斥打压东林党人,左良玉不顾时局危机发兵清君侧,导致清兵一到弘光政权不堪一击,一败涂地!


(摘自《红楼扫残录》)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