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潘被写得如此不堪,施耐庵是跟姓潘的有仇么?

(2019-01-10 16:54:08)
标签:

水浒

二潘

张士诚

施耐庵

分类: 闲言碎语

《水浒传》中有四大淫妇,其中姓潘的就占了两个:一个是潘金莲,一个是潘巧云。

潘金莲本是清河县里一个大户人家的使女,因为长得“颇有些姿色”,常常被大户调戏。潘金莲不堪其扰,就告知了主母。大户为报复潘金莲,就将她嫁给了武大郎。应该说,这个时期的潘金莲还是思想单纯、作风正派的,也是令人同情的,但后来却变得淫荡狠毒。先是三番五次勾搭小叔子武松遭到拒绝,后在王婆的撺掇下与西门太勾搭成奸,并谋杀了亲夫武大郎,最后被武松开胸剜心,下场悲惨。二潘被写得如此不堪,施耐庵是跟姓潘的有仇么?

    二潘被写得如此不堪,施耐庵是跟姓潘的有仇么?

潘巧云,原是屠夫之女,先嫁给王押司,王押司去世后改嫁杨雄。杨雄公务繁忙常常夜不归家,潘巧云便勾搭上和尚裴如海,但被杨雄的好友石秀看破,和杨雄设计将她骗到翠屏山,惨死于杨雄之手。

施公笔下的两个潘姓女子,都是花容月貌,却又都风流成性,成了淫女荡妇的代表,钉在了耻辱柱上。她们的形象如此不堪,是施公与姓潘的有仇吗?

认真追究起来,施耐庵还真是与潘姓有仇,他费尽心机塑造出两个潘姓淫妇形象是大有用意的。从传统观点看,妇人的不贞与臣子的不忠本质上是一样的,妇人的不贞导致家破人亡,臣子的不忠导致社稷易主,都突破了封建社会人伦道德底线。施耐庵是借助淫妇的不贞指桑骂槐,痛斥那些为臣不忠的伪君子。

那么施耐庵要痛骂的伪君子是何许人也?他们是张士诚手下的大将潘元绍、潘元明兄弟。

潘元绍,字仲昭,他的祖上原是宋太祖赵匡胤四弟,本名赵匡美,为宋太祖避讳后改赵光美,宋太宗赵光义继位后,又避宋太宗讳,改名赵廷美。在宋朝灭亡后,赵廷美的后裔为避祸而改姓潘。“自古昭阳好避兵”,他的先人应该还是有眼光的,找到了一个相对闭塞的地方——里下河的锅之洼兴化隐姓埋名。

到了元朝末年,这支赵宋皇族后裔潘元绍成了一名商贩,也许遗传了皇室基因,潘元绍长得仪表堂堂,而且喜欢与文人打交道。他和他的哥哥潘元明是最早跟随张士诚参加革命的重要将领,起事时的十八好汉中就有他们俩。等到张士诚在平江(今苏州)称王后,以弟弟张士信和潘元绍为心腹。文徵明在跋《七姬志》中介绍潘元绍:“以国戚元勋,位重宰相”,可见潘元绍的地位甚至比同是元老级人物的徐义、李伯升、吕珍还要高。他还被张士诚招为驸马,担任江浙行省左丞,官至右丞相。潘元明也倍受恩宠,手握重兵,镇守浙江重镇杭州。 

既是起事元老,又是皇亲国戚,潘元绍过起了奢侈无度、声色犬马的生活。他将驸马府安置在闻名遐迩的拙政园,“金玉珍宝及古法书名画,无不充溢。日夜歌舞自娱。”

至正二十六年(1366),朱元璋发起湖州之役,潘元绍驻兵乌镇之东,连吃败仗,节节败退。

至正二十七年(1367)七月间,朱元璋派遣徐达、常遇春率大军围攻苏州,张士诚命潘元绍守城。危急关头,潘元绍做了一件十分残忍的事。

潘元绍接到命令后,感到大势已去,完全丧失战斗信心。他的身体里流淌着赵宋皇室的血液,也许他想到了靖康之难中数千皇室妃嫔、公主、贵妇被掳掠北方的悲惨遭遇,他不能让自己家中七个国色天香的小妾重蹈覆辙。

潘元绍从城头偷偷溜回家,十分悲戚地对七个小妾说:朱元璋大军即将破城,你们要是被人家捉去遭受凌辱,不是玷污了我的名声吗?我看你们还是自尽好了。

七个小妾没有办法,也没得选择。由最小的殷氏带头,一个个都悬梁自尽。死后合葬于潘氏后园,称为“七姬墓”。潘元绍请来手下几个文人墨客,由张羽撰文、宋克书丹、卢熊篆盖,完成《七姬权厝志》。按理说,潘元绍逼迫七个小妾自杀,应该是解除了后顾之忧,似乎表明自己城破后也要杀身成仁,但事实并非如此。

《隆平纪事》中说他又纳美娼数十,大乱当前,仍在醉生梦死,大肆淫乐。杨维桢《金盘美人歌》序中说:“潘娶美娼凡数十人,内一为苏氏,才色兼美,醉后寻其罪,杀之。以金盘荐其首于宾客,绝类北齐王。”可见在战争的高压下,潘元绍已堕落成一个荒淫残暴、喜怒无常的变态狂。

至正二十七年(1367)九月,朱元璋军队攻破葑门、阊门,驻守在城门的潘元绍放弃抵抗,举旗投降。投降后的潘元绍还厚颜无耻地去劝降张士诚。张士诚痛心疾首,闭目不语,后被送往应天府,先是绝食,最后上吊自尽。

不忠不义、贪生怕死的潘元绍被至台城杀之,投其首于溷。也就是说,朱元璋看不上这样的卑鄙小人,毫不留情地将他杀了,杀了也不解恨,还将他的头颅扔在茅厕的粪水中,与蛆蝇为伍。

他的哥哥潘元明,早在李文忠攻打杭州时就已投降了朱元璋,同样是不忠不义、贪生怕死之辈。

有人要说了,潘元绍、潘元明兄弟坑害的是吴王张士诚,与施耐庵有什么深仇大恨?

施耐庵是兴化白驹场人,与张士诚是老乡。他从小喜爱读书,且聪明过人。19岁中秀才,28岁中举人,35岁中进士,曾在钱塘任职三年。他看到官场黑暗,民不聊生,就弃官归里。他的表弟卞元亨是张士诚手下大将,他向张士诚举荐了施耐庵,因而施耐庵成为了张士诚的幕僚,充当军师角色,参与了张士诚部队的军事谋划。

后来施耐庵发现张士诚称吴王后胸无大志、贪图享乐、不纳忠言,怠于政事,于是大为失望,便离开了张士诚,但这一段生活经历却让施耐庵刻骨铭心、如鲠在喉。怀着对张士诚爱恨交加的复杂心情和一吐胸中块垒的坚定执着,施耐庵开始撰写《江湖豪客传》。他采用隐晦曲折的笔法,明写宋江,暗写张士诚,表达自己对张士诚的怀念。

张士诚本质上是个厚道人,在他统治区域内实行较为宽松的政策,给老百姓休养生息,以致“吴承平久,户口殷盛”。他败亡后,苏州百姓感念张士诚恩泽,为他建庙、修殿、塑像。每年阴历七月三十日晚,苏州人托名为地藏菩萨烧香,实为张士诚烧香,名曰“九四香”(张士诚小名九四)。民间尚且如此,曾参加过张士诚队伍的施耐庵对吴王的怀念之情自然更为深厚。

因此,站在张士诚的立场上,施耐庵对潘元绍、潘元明兄弟祸国乱政、背主求荣的行径才十分痛恨,视之为仇人。这就可以理解,施耐庵在写《水浒》时,为什么有意将两个背夫出轨的淫妇都冠为潘姓,实际上是借二潘的不贞,影射潘氏兄弟的不忠,表达心中的愤懑和不满,使潘氏兄弟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闲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闲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