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读苏轼《贾谊论》

转载 2015-10-24 09:14:54

贾生过秦,而东坡过贾生。​

提笔栗栗,唯觉惶恐。两大才子高山仰止,班门弄斧,滑稽之至。末学小子,权且博君一笑耳。

这是一篇从当事人个人的角度品评其是非得失的文章。时北宋嘉佑六年(即公元1061年),苏轼24岁,此文乃是他应“制科”考试所献25篇进论之一。

文章视点独特,言简意赅,人情练达,世事洞明。让人于醍醐灌顶之下顿生酣畅淋漓之感。尤其出于一位个风华正茂的青年之手,更属难能可贵。足见苏轼天纵英才,实与贾谊不遑多让。

苏轼直指贾谊的性格缺陷:恃才傲物,盲动躁进,志大量小。从而为其命运埋下了伏笔。

作者认为,有才并不难,有才者何止于过江之鲫,而如何使才智得到运用才是一种真正的人生考验。要有所取,必有所待;要有所就,必有所忍。也就是说,要想成就远大的抱负,除了自信之外,还须懂得俯下身来,孜孜以求,更得审时度势,善加权衡。没有多少事情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所以要有耐心和恒心。

世界不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不如意处十之八九。“有高世之才,必有遗俗之累”, 纵以孔孟之贤,也谓之奈何。所以,收起你的苦瓜脸吧,这个世界不欠你什么!它很久以前就是这样子了。你也只是一个过客。

个人须得先适应环境,再徐图改变。除非你像王猛一样遇到了一个“聪明睿智不惑之主”(符坚),以莫大的勇气和能力,一朝为你扫净道路,清空舞台。但那毕竟是可遇不可求的。绝大多数情况下,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去开辟。唯有尽人事,听天命,方不负此生。​

少年得志的贾谊可能不免理想主义色彩。但是,抬头看山,低头走路。你可以有浪漫的目标,更要有务实的精神和坚韧的毅力。这样,你的梦想才不致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甚至海市蜃楼。

“制科”考试苏轼拔中头筹,由此直上青云。但他同样仕途坎坷,一生饱受排挤。好在心性达观,寄情于山水田园之间,遣怀于诗词文章之中。“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虽难言逍遥,却也免于贾谊的早夭之虞。

这自然并非一句“道大不容才高为累”能轻轻揭过去的,有人同样归咎于他性格之狷介。

在那场风起云涌的著名变法运动中,他又何尝表现出一丁点善于“自用其才”的迹象?动辄高举个人旗帜,不顾卑位,开口国家闭口道德,却对政治风向视而不见。在波谲云诡的官场,这种任性是幼稚的,这种迟钝是致命的。他虽侥幸脱生,却也只好一次次被迫带着自己那一肚子的“不合时宜”靠边站了。对于一个讲求“修齐治平”的儒家文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这难道又是一个所谓高智商低情商的范例吗?可见,知和行中间还有着不小的距离,生命的修炼历程也远没有说得那么简单。

比之汉文帝对贾谊治国才干的欣赏,宋神宗更喜爱的可能只是苏轼的斐然文采吧。自然,东坡居士的政治作为还远不及贾生,也就在情理之中了。面对后世连篇累牍的溢美之词,居士泉下有知,或报之以苦笑,曰:谬矣,安敢浪得虚名!​​​​​

“他日若能窥孟子,终身何敢望韩公。”(王安石:《奉酬永叔见赠》)

东坡论贾生,世人自有论东坡者。​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杜牧《阿房宫赋》)

神宗与文帝相视一笑,苏轼和贾谊遥相辉映。

惜乎!以二人之才方得如此,匹夫如我等者更当好自为之。 ​​

以此微评缅怀昔年东坡之居士与当日洛阳之少年,并偕诸君共勉。

 

附苏轼原文:

非才之难,所以自用者实难。惜乎!贾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也。

夫君子之所取者远,则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古之贤人,皆负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未必皆其时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愚观贾生之论,如其所言,虽三代何以远过?得君如汉文,犹且以不用死。然则是天下无尧、舜,终不可有所为耶?仲尼圣人,历试于天下,苟非大无道之国,皆欲勉强扶持,庶几一日得行其道。将之荆,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孟子去齐,三宿而后出昼,犹曰:“王其庶几召我。”君子之不忍弃其君,如此其厚也。公孙丑问曰:“夫子何为不豫?”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谁哉?而吾何为不豫?”君子之爱其身,如此其至也。夫如此而不用,然后知天下果不足与有为,而可以无憾矣。若贾生者,非汉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汉文也。

夫绛侯亲握天子玺而授之文帝,灌婴连兵数十万,以决刘、吕之雌雄,又皆高帝之旧将,此其君臣相得之分,岂特父子骨肉手足哉?贾生,洛阳之少年。欲使其一朝之间,尽弃其旧而谋其新,亦已难矣。为贾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绛、灌之属,优游浸渍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后举天下而唯吾之所欲为,不过十年,可以得志。安有立谈之间,而遽为人“痛哭”哉!观其过湘为赋以吊屈原,纡郁愤闷,趯(yuè)然有远举之志。其后以自伤哭泣,至于夭绝。是亦不善处穷者也。夫谋之一不见用,则安知终不复用也?不知默默以待其变,而自残至此。呜呼!贾生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遗俗之累。是故非聪明睿智不惑之主,则不能全其用。古今称苻坚得王猛于草茅之中,一朝尽斥去其旧臣,而与之谋。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其以此哉!愚深悲生之志,故备论之。亦使人君得如贾生之臣,则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见用,则忧伤病沮,不能复振。而为贾生者,亦谨其所发哉!​

 

注:本文配图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BuDong澹拌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0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