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2018-06-29 14:31:50)
标签:

杂谈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文|苏三

01.

K与Y分手当天,便强拉硬扯着我去校门口的一家饭馆喝酒。天色将晚,可K却没停止下来的意思。呆滞的凝视满桌子的杯盘狼藉,顿时感觉,自己仿佛被塞进充斥酒气的罐子里面。

我说:“这回劳资舍命陪君子,翘了一下午课,陪你喝酒。”想来想去,觉得甚是不值,赔了一下午课,酒没喝着,回去还得害病。

于是抓起一罐,跟个要死鬼似得,拼命往嘴里灌溉。舌尖像是浸水的丝绸,翻滚涌起之间,吞咽下肚,随后打了个万里长城似的嗝饱,可依旧腹不果食。我掐着一眼水,望向K的神色是在说:fuck,劳资要吃饭呐!

“好兄弟,来来,再走一个!”K像是喝大了,黝黑如非洲人的脸,竟泛起潮红。但见他与我凌空碰杯,接着“举杯消愁愁更愁”,放声大哭大叫,幸好天色还未晚,学生都还没散学。不然此情此景,我都愁了。

我安慰他说:“好啦!好啦!天涯何处无芳草呢?你丫的总不能死在杂草堆里吧!相信哥们儿,未来还有大把大把的漂亮妹子呢!”

“她喜欢的不是我啊,原来……”此时无声胜有声。

“如此婊子,更不能要啊!不喜欢你还强占着你,这不是互相伤害,这是单体攻击啊!还是百次不遇的暴击!”

“不,她她,她不是你说的那种,婊子!”

我大惊失色:“哦?那是那种婊子?”

“呸呸呸!什么婊子,压根就不是,这那根哪啊!”K急的脸跟猴子屁股似得,但本来就跟猴子屁股没两样。

我哑口无言,望着K。时光最锋利的一面,生冷且狠狠刺入K薄弱的地方。那些伤心不止的眼泪,瀵涌成河,在眼眶里决堤成海。失恋不算青春最伤人的故事,很久以后,才明白过来。

02.

Y是班里最维纳斯的女生。用维纳斯来形容Y,只是想说明她长的真的很漂亮而已。通常长的漂亮的女生学习都好,Y就是那样的女生,不能用言语道断。老师宠她,男生爱她。像是天使横插在恶人中间,我一直这样认为。

除我之外的人,都是图谋不轨、贪其美色的恶人。当初也这样认为K,但时至今日,也不曾改变看法、观点。K是最坏的那个家伙。

为啥说K坏呢?明明貌如阿黄(众人臆想出的一条大狗,且奇丑。),却近水楼台,先捞着了月。妈的,容我骂上一句,明明我也很近可为啥就不能是我捞,这足足使我伤春悲秋一整年。

K这混蛋,倚仗优渥地理位置,有享受不尽用之不竭的雨季,还有充足光照。看准Y的单纯善良,好吧!是优柔寡断!总是赖着叫Y教他题目,我真是“恨铁成了钢”,咬牙切齿的恨。

Y那么善良,自然不会拒绝K,而K与此同时,便朝Y说些不入流的荤段子。(PS:这里便不举实例。)Y总是红着苹果似得脸,笑骂他流氓。

一来二去的,K就趁机向Y表白。一不留神Y就给答应了。草草草,我又想骂人,K这个混蛋王八犊子。多少男人的心都碎在你手里了啊!

从此之后我对Y再无好感,那种非娶不可的好感。

那年盛夏,我在K的身后目睹什么才叫做柔情蜜意、什么叫做秀恩爱。感觉被喂了一盆狗粮,怎么吃也吃不完。何况此狗还曾YY过女主人。呸呸!那K不就是男主人。不不不,我又不是条狗。

我也有女友,虽然只是半个。

03.

她叫某某,好吧!好吧!我承认不敢征用她名字。

八月长安说:青春故事里的那个人,本来就不该有名字。这里是借鉴她的话,觉得说的不无道理,所以原谅胆小如鼠的自己,给我那“半个女友”,冠上某某的名号吧!

我是很早以前认识她的,是同班同学,但开始的陌生并不代表往后的熟稔,就像钱钟书在《谈“中国诗”》里说:收缩并不妨碍拉长。

我不是她初恋,她的初恋交付于隔壁班的学霸去了。

我忘不掉那个男生的长相,跟K一般无二,相去无多。就是长得跟阿黄似得,估摸这样子招人喜欢,我想不明白。

要问我是如何知道呢?答案很狗血,隔壁班某某的男朋友,是我从小一起玩泥巴长大的发小叫某某某。说来可笑,感觉自己很傻逼,当初嘴皮子硬说不后悔,现在却后悔的要死。

那段时间,忙的劳资上气不接下气。只为促成鸳鸯,差点丢了老命。

后来渐渐就不同某某来往,她换走离我更远的位置,时日一长,话不多的两人此后的轨道,便通向两个不同的未来。如果时光还能重来,真想对她说《大话西游》那段最经典的台词。

可时光像是被黄昏里,如一枚枚金色纽扣的飞鸟,衔去墨绿色邮筒里。寄向遥远而不可知的远方与未来。

像是再说:奇怪,那人好像一条狗耶。

04.

初来乍到这个混乱如流的班级时,感觉脑海的钟瞬间停滞,一切都变成陌生而可怕的样子。却是人群中,一眼就相中了Y,那个面如春花,笑起来便能使冬雪销霁的漂亮女孩。

岩井俊二在《情书》里,有一段场景。是藤井树初见渡边博子的时候,问她说,相不相信一见钟情。我的回答与渡边小姐相去无多。只是自己成了一旁干巴巴的秋叶,而藤井树是K。我想当时秋叶心中一定是骂死阿树的吧!祖宗十八代反正我是全问候了K。

“喂喂,Y,这题要怎么解啊!”

“哦,应该……”

“Y的话,你有看过渡边淳一的《再爱一次》吗?”

“渡边淳一的书吗?”

“嗯嗯,有看过吗?”K笃定的问。我看不下去便多了嘴,K却一脸咬牙切齿痛恨恶绝的表情:“啊呀!苏三你个混蛋别插嘴!”

Y笑着:“K是流氓!”接着说:“苏三别理他。”

不幸的是,藤井树在登山时死了。秋叶趁机上位,好比《甄嬛传》里精彩绝伦、五花斑斓的宫斗剧。秋叶没有救阿树,就像K与Y分手时,我无法言喻的暗爽一样,秋叶一定很爽吧!

只是这个藤井树,心里只盛装着一个渡边博子。只是这个秋叶,心里装着另一个藤井树,那个和渡边小姐,长得很像的藤井树啊!

对了,一直忘记说,某某和Y长得很像很像。

05.

Y的突兀,猛然大驾光临在视线里。我是一下子给惊的,醉意消泯。K喝的一摊烂醉如泥如俄罗斯醉汉。关键嘴里还叨叨:“为什么呢?不喜欢我?”

我被Y示意,所以就没有弄醒K。此时天色依旧将晚未晚,夕日欲颓,一轮红日冉冉而坠。应该还是晚读的时候吧!她翘了晚读,来找K。

瞬间我明白了许多。我自觉的退去舞台剧,怎么说宫斗戏也轮不到个太监在哪儿逼逼歪歪。长街的风一下子又将我吹醒,三三两两的人来人往,远处云层堆砌如崇山峻岭一般。

“你看过渡边淳一的《再爱一次》吗?”我问某某。

“你丫的个流氓!”某某。

突然发现什么,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一串连着一串坠落如冰雹。瞬间就泪流满面。其实也没发现什么啊!只是夕阳好美好美,美得叫人心疼罢了。

想起田馥甄在《小幸运》里唱的: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的那么近。

藤井树在看见卡片面的一瞬间,所想起的一切。原来,原来,关于你的幸运再也找不着,再也留不住了不是吗?就像某某永远活在那里,阿树也一直活在那里,如果我们还能再爱一次的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