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慨
康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42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6-22 01:45)
从挪威到了爱尔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4 02:54)
  我迁居此处:http://my.opera.com/ckk
  具体的原因,是新居对英文支持更完善。
  此外,有些文字的版权问题,我在这里无法处理,因此一个商业色彩不那么明显的地方要更好些。
  我在这里留下感谢,但不再更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康慨 / 刊于5月30日《新京报》
 
  《易中天品三国》之书稿“无底价竞拍”的轰轰烈烈,让我感到大大不快。事实上,在这一事件中受到要挟的不独整个出版界,也许还有学术界。在出版社被强力推向市场的混乱转型期,易中天带来了一个危险的价值信号,或将使严肃的学术出版面临更大的难题。
  读者诸君也许已经注意到,最近一年来,大量通俗化、甚至庸俗化的史学图书已经令人目不暇接。中国的学术出版环境本来就不好,没有专业的学术出版社,更没有真正的大学出版社——多数的大学社只是校办企业,更多地承担起了赢利使命。倘若再以易中天为榜样,要求学者进行迎合市场的包装革命和取悦大众的文体革命,学术出版便难免不被逼入死路。
  我不能说易中天本人是否该对此负责,事实上,他个人得到再多名利,亦不过是一个庞大利益食堂推出的招牌点心。在他区区百万版税的背后,是高达数千万的广告收入和图书码洋。易中天讲过收视率下降便下课云云,敬业精神固然可敬,雇员心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康慨
首发于http://blog.095wp.com/m/kangkai,转载请注明出处

突然发现网上很多地方都有《断背山》的中译全文,译者署名“微雨寒梅”,看了一下,挺好的,语气贴近原著,几段惹事儿的性描写也都全。

纸本的《断背山》果然没出,我不知道这到底说明了什么,但我理解出版社的苦衷。问题是,我们的社会果真还没有到接受它的地步吗?

书未出,盗版电影却到处都是,流入千家万户。我也看了,感觉不好。这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自己看了盗版(正版未获公映,最方便的合法途径是坐飞机去香港上电影院),而是它印证了我之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纽约时报采用AP通稿报道世界各地的五一劳工和平游行(截图)

 
康慨
首发于新浪所设本人之Blog,谢绝转载
 
五一国际劳动节本为劳工专设,而如今,无论纪念、宣示,还是表彰,“劳动节”的中文称呼均日益无法反映其本来之用意。
 
这不是我的劳动节,只是加长的休息日,也不是诸位的劳动节,或许是旅游节,是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康慨

北京时间今晨,新奥尔良的日报《Times-Picayune》与邻州比洛克西(Biloxi)城的《太阳先驱报》(Sun Herald),因为对卡特里娜飓风的报道,共同分享了2006年度普利策奖份量最重的公共服务奖。

我对Times-Picayune印象极深,去年飓风期间,一直在网上阅读该报的电子版。其时,该报员工始终在一线尽职,即使洪水毁掉印刷厂之后,也仍然坚持每日以电子形式出报,公之于互联网上,将灾民的大悲苦及时传达给外界。

那段时间,在感佩和欣赏之余,我曾多次以Times-Pic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康慨
  初步检索了一下,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The Rape of Nanking: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迄今计有三个不同的中译本,最早的是1997年由台湾天下远见出版公司出版,萧富元译的《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南京浩劫》,简体中文版则有1998年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孙英春译,东方出版社出版,以及前几天所提及的东方出版社2005年版,马志行、田淮滨、崔乃颖等译《南京大屠杀》。
  没有看过前两种,很不幸读的是第三个译本,也许正是最糟的一种——简直不能相信还有比这一本更糟的。
  不太了解为什么同一家出版社接连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译本。但我猜测,大概问题在于八年之后,书已断版,赶上张纯如死讯,出版社急于赶时间出书,但原来那份合同期限已过,新合同条件没谈妥,遂另行找人重译了。
  重译本之粗陋,诸位已有目共睹。原谅我说不好听的话,这完全是三位(或更多)不入流的译者,既无艺,又无德。朋友诸君若要读此书,当寻前两个译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14 21:26)
  很高兴看到诸位朋友的留言,无论如何要说感谢。
  张纯如写《南京大屠杀》,实在不容易,她完全是个人在做研究,跑采访,她不是有闲的富人,也没有专业学者所具备的那种学术资源和便利,比如申请专项经费什么的,可以想象其过程的艰苦。
  南京大屠杀又是一个无比艰难的课题,与二战期间纳粹对犹太人所施行的大屠杀不同,确切重现南京当时的历史有重重困难,前者人证物证极其丰富,比如,战前的欧洲有比我们更精确的人口统计,可以与战后所存犹太人的数字做比较,集中营在多个国家都有建立,奥斯威辛的焚尸炉保留至今,加上战后国际社会通力合作,使史料极其完备,所以,否认数百万犹太人被灭绝的事实是不可能的。而当时的南京是混乱的难民城市,战时的记载本已十分稀缺,战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又没有认真去对待,很多东西没有很好的统计,于己不便,于那犯罪者便成了今日的借口。
  宽恕还是不宽恕,有时是因为政策需要。
  南京一度是个难揭的疮疤。
  对死难者我们本已有愧,如今也要愧对认真的张纯如。
 
  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康慨
2006/新浪博客首发

  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最重要的作品《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The Rape of Nanking: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于1997年11月——南京大屠杀60周年前夕在美国出版。时隔八年,值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较为完整的中译本终于由东方出版社出版。然而,与广大读者的期望相反,这是一本翻译低劣、编辑粗糙的可怕次品,译文中的错漏曲解之处比比皆是,完全玷污了原作作为一本严肃史著的声望,也难以告慰为此书付出巨大心血甚至生命的张纯如女士的在天之灵。
  仅以中文版《南京大屠杀》的“导言”为例,其中写道:“而亚洲人依然要把战争的开始,远远追溯到日本人迈出的统治东亚的第一步——1931年霸占满洲里。”这是个全无历史常识的表述。对照原文,可知张纯如用的是“Manchuria”一词,即“满洲”,旧指东北全境,而非中文版所称的“满洲里”。中译者错译此词之后,想必冥冥中遥远的地理和历史常识发出了某种微弱的警告,使他们意识到了可能出现的错误,但不仅未深究改正,反而怀抱极大的自信,错上加错,在这句话的后面加上了一句荒唐的“译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还是同一期的一篇文章。

猜猜这位老兄会签谁。

 


国际掮客寻找中国文学猎物

 

(2006年4月5日/中华读书报)

本报记者康慨报道  65岁的托比·伊戴(Toby Eady)从伦敦来到了香港,他准备再从这里启程,向北飞往生机勃勃的中国内地,一片广袤的文学大地。

CNN3月30日的报道说,他此行好比一次春季狩猎,不过无需携带任何武器。

伊戴是一位文学经纪人,在伦敦开有自己的出版代理公司,他要寻找的文学猎物,是未来的中国当红作家。

“新一代的中国作家已经浮出水面,”他说,“你正在听到一种不同的声音,而出版商们也想结识他们。”

4月中旬,他将带领十五、六个西方出版商到访北京,他们会去一些出版社走一走,看一看,谈一谈,但最大的目的,是要跟一批作家新星们见个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